劉衍:那一片片椰林

2021年7月23日16:56:12 南國食品 閱讀 (237) 發表評論

三月春雨后,晴空洗碧塵埃盡。這是我第二次踏上海南島這個美麗的地方。

滿目清新。陽光下,一切都是欣欣然的。海還是那片海,山還是那座山,路還是那些路,花壇還是那一叢叢花壇,椰林還是那一片片椰林。

綠意氤氳著椰樹林。看那椰樹一字兒排開,樹干挺直,無枝無蔓,不屈不撓。樹冠一團團、一簇簇,有的深綠、淡黃、微紅,令人眼花繚亂,那些椰樹巨大的羽毛狀葉片從樹梢伸出,葉片之間隨風飄搖,仿佛在嬉戲、打鬧、嚷嚷著。

更吸人眼球的還有那椰樹葉片下面結著一串串圓圓的飽滿的椰果,成熟地在那枝頭點點顫動著,好似要急切地、開口歌唱一樣……

椰樹,這種屬于棕櫚科椰屬的唯一大型植物,椰果是一種在熱帶或亞熱帶地區很普及的果實。椰樹普及地之廣,是與果實椰子可以在海中隨風浪漂流上千公里后生殖到離母樹非常遠的地方有關。椰樹原產于馬來群島,海南島上種植已有2000多年了。望著椰樹,聽風聲呢喃,思緒隨遠久歷史綿延不斷。

在中國的北方,難以看到椰樹,但我卻特別喜歡椰樹。多年來,椰樹的身影一直徘徊在我的腦海里,當我真的再次與椰樹近距離接觸,仿佛自己走進了浩如煙海的美麗椰樹海洋之中。倘徉于椰海幽林,漫步在翡翠長廊,眼前大海碧波蕩漾,藍天白云,翠椰掩映,猶如身臨童話夢境一般。

漫步在海南島上的海邊,街道兩旁,或是在庭園中,不經意地會發現都有椰子樹出現,居而有椰樹,則幽綠拂窗,椰子樹影婆娑,高大而又瀟灑,即使旁逸斜出,也要把頭顱挺直昂向天空。椰樹是生命的挺拔、獨立的象征。椰樹獨樹一幟,表示剛直不阿、有骨氣,象征的是很高的品格。當代著名作家歷史學家郭沫若曾有《詠椰子樹》云:“獨立無枝挺碧空,一頭鳳尾嘯熏風。成林竟作撐天柱,墜地渾疑擲彈筒……”,更有海南省萬寧市人陳業軒寫有《贊椰樹》詩云:“佇立凌云訴蒼穹,狂風暴雨不彎躬。炎涼四季春常在,賴自根生島土中。”用椰樹來反映海南島人們的心目中的一種高潔、堅貞的象征。難怪清朝嘉慶庚辰進士浙江金華人郭象升高吟出“夕陽村外幾株斜,結子年來倍有加。莫把尋常花柳看,海南是樹亦桑麻。”的另一番向往。

看吧,那椰園里游人如織,有意思的是有個節目是表演:“爬樹摘椰果”。只見一個穿著民族服飾的年輕小伙腰扎布帶,赤著腳,看哪棵樹上椰果多,就用雙手抓緊樹干,往樹干上一縱,腳掌就緊緊貼住樹干往上蹬,就這樣手腳并用,一眨眼功夫就爬到樹冠下,用腿夾住樹干,手和身子猛地向下,表演了驚險的“猴子撈月”動作,惹得觀看的人們一陣驚呼。年輕小伙直起身,用手摘了椰果往樹下鄉親遞上的籃子里放,不一會兒就摘了滿滿一籃子,再用系在籃子上的長繩索慢慢放到地上,腳尖一點,雙手一滑,又一眨眼功夫就到了地上。人們在嘖嘖稱贊之時,不由圍上前去,購買剛摘下來的椰果。他們用螺絲刀把椰果啄一個洞,放入長長的吸管就可以喝到新鮮的椰奶了,用刀把皮削開,就可以吃到色白如玉的椰肉了,爽口的滋味不必言說。難怪唐代沈佺期《題椰子樹》云:“日南椰子樹,香裊出風塵。叢生調木首,圓實檳榔身。玉房九霄露,碧葉四時春。不及涂林果,移根隨漢臣。”寫出了椰樹椰果的香韻甜美風姿。

姿態優美挺拔秀麗的椰樹,葉子瀟灑多姿、形狀千奇百態。那翠綠搖曳的身姿和色彩,在晨曦和晚霞的光影下,真的像惹人憐愛的海島青春少女,搭手而望,于密密柔葉中可見云水之心;更又有幾分似高大正直的偉大夫,于粗大剛勁樹干中足見蒼松之風骨。那搖曳生姿的嫩綠色的巨大葉片隨風擺動,便似有椰韻聲聲,使其這喧囂塵世間增添了許多清涼,渾然忘記物我。

SONY DSC

這就是椰樹,海南島及其尋常的一種樹,然而椰樹的虛心向上的特征,高風亮節的品格為人們所稱頌。

椰樹經臺風侵襲,經雨露浸潤而不倒,這種堅韌不拔的毅力,能在逆境中頑強生存,給人給人一種不畏艱險、抗壓、高風亮節的品格形象,令人欽佩。它的堅強、坦誠無私,樸實無華,隨環境而生存,不炫耀自己,默默無聞地把綠蔭風姿奉獻給大地。宋朝趙升之《椰子》詩云:“落蒂累累入海航,枯皮猶吐綠牙長。金絲發裹烏龍腦,白兔脂凝碧玉獎……”也寫出了椰樹的卓絕風骨。椰樹的葉枝如片片綠色薄云,含蓄沉穩,欣欣之葉中透露著清疏淡雅,瀟灑飄逸,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的坦然淡定,那么的真實從容,那么的平靜委婉,不事張揚……

那一片片椰林成海。細耳傾聽,翩翩起舞的椰枝又好像是在向我訴說它生命的起源、成長的艱辛,又在炫耀它燦爛輝煌和執意奉獻……有的如綠珠墜地,有的又如翠云接天,那千姿百態的椰海里,椰樹葉婆娑起舞,搖曳晴空萬里。置身萬傾碧波的椰海,只見蒼翠挺拔的老椰樹,搖風弄雨,鏗然有聲;挺直的新椰樹,微浸綠色,處處飽含著椰樹的清香,其情其景其幽香,無不使人陶醉。仿佛自己已置身于那千姿百態的椰海的千軍萬馬之中。身臨其境,才感嘆大自然之偉岸神工,我不禁由衷地贊嘆起來,有什么能與這里的椰樹相比呢!

椰樹,海南島的驕子,大自然的杰作。明朝丘浚道出了椰樹是“千樹榔椰食素封,穹林邀望碧重重。騰空直上龍腰細,映日輕搖鳳尾松。山雨來時青靄合,火云張處翠蔭濃。嘴來笑吸瓊漿味,不數仙家五粒松。”的美妙景象;那一片片椰林就像一段段長城,中國詩壇的巨擘、共和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作者田漢的詩里寫道:“當年戰血成紅果,一飲瓊漿百感生。十八萬株三十里,椰林今日亦長城。”,才有海南紅色娘子軍的動人傳奇故事,那些戰火紛飛的歲月光影圖片,那些海南人民前仆后繼,努力建設海島的情景,就如放映一樣,讓人陶醉在慷概激昂、熱血澎湃的意氣風發之中。我的心靈也在緊跟著,努力使自己能變得堅強,純潔又美好。椰樹的殘枝告訴我,奉獻了生命,就要發揮所長,它們是偉大的,所經歷一生中的歡樂,我聽得清清楚楚。

心底回響的那份共鳴,便隨著這心跳聲,穿越時空,無邊的彌漫……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