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南國人勇闖上海灘

2012年5月3日13:11:23 南國食品 閱讀 (2,823) 發表評論

盧炳岑:劉漢惜老朋友,上海人,作為動畫片行業專業人才引進海南,曾在海南電視臺新聞中心工作,后到海南電視臺駐上海記者站當記者,現已退休。

還未見到盧炳岑老師前,他在電話里就很興奮地說著他對劉漢惜的評價:有膽識,不斤斤計較,寬厚和藹,守商道,質量意識很強。

●有膽識,就敢跨行做企業

有膽識體現在幾件事情上。1991年,當時盧炳岑還在海南電視臺新聞中心工作,常駐海口。因為想幫一位朋友找茶葉店推廣浙江菊花茶,于是,他到海口茶葉店集中地的得勝沙查找。走了幾家茶店,跟幾個茶店老板商談下來,他感覺都不是很滿意,一者是茶店的規模差強人意;二者是那些茶店銷量也不行;三者是店老板言語模棱兩可讓人無法信任。

沮喪的他正想著打道回府的時候,忽然看到眼前一家茶店,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原來這家茶店正是劉漢惜開的南山茶行。看到這么熱鬧的茶店,令盧炳岑頓時產生了一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這種感覺牽引著他走進了茶店里。當時,劉漢惜和小弟劉漢雄正在店里泡工夫茶給一些顧客品,盧炳岑說明了來意后,劉漢惜兄弟二人饒有興趣地接過盧給的樣品泡了起來。

喝過了樣茶,劉漢惜面露喜色,對盧炳岑拿來的浙江菊花茶不吝贊詞,當場與他定下了口頭進貨協議,幾天后,朋友的菊花茶就擺上了劉漢惜南山茶行的柜臺。也因為這個事情,盧炳岑與劉漢惜兄弟二人相識。

盧、劉二人因茶而相識,也因茶而相知。因為兩人住處離得比較近,盧經經常到劉漢惜家里喝茶,通過喝茶聊天,他了解了劉漢惜的性格和人品,兩人從一般朋友慢慢變成知心朋友。變成知心朋友后,盧炳岑就有了更多機會見證劉漢惜創建南山公司時期的一些發展故事。

1992年,已經將南山茶行交給小弟劉漢雄經營的劉漢惜,在海口軍區司令部租了幾間房作為廠房兼倉庫,一個老板加上包括老板父親和姑丈在內的5個工人就搞起了海口南山實業公司,生產銷售“南國”牌興隆咖啡。這也是盧炳岑所認為的,劉漢惜有膽識的事件之一:

劉漢惜從一個小茶店老板,一躍變成食品企業老板,跨行業且沒有相關經驗,雖然靠南山茶行賺了不少錢,但這些錢對于辦企業來說畢竟“單薄”了些。在沒有自動化生產設備的情況下;在沒有規模化生產工廠的情況下;在流動資金緊巴巴的情況下,劉漢惜還是義無反顧地“上”了。

南山公司開始的前兩年是艱難的兩年,也是劉漢惜既當老板又當工人又當推銷員的兩年。盧炳岑記得很清楚,劉漢惜剛那時候花錢買了一輛摩托車,方便他到下面市縣和海口各處跑市場。后來過了一年多,南山公司才添置了一輛小貨車。那時候劉漢惜為了多賣產品,促進銷量,從上海、廣州等大城市“偷師”:在貨車車身漆上椰奶咖啡的產品廣告,起到了很好的廣告效果。當時海南很少有公司這么打產品廣告的,南山公司的車身廣告顯得十分特立獨行。

●有膽識,就敢勇闖上海灘

當然最讓盧佩服的是劉漢惜帶著南國人勇闖上海市場那種“舍我其誰”的膽識。
其實南山公司在劉漢惜與上海人盧炳岑成為好友后,就與上海這個城市有了“剪不斷”的牽牽扯扯。1993年,在盧炳岑的牽線搭橋下,上海一個電視劇組從上海“殺”到南山公司工廠參觀取景,拍攝咖啡的制作流程。

1994年,第一屆綠色食品展銷會在上海友誼館(即今天的上海展覽館)舉辦。南山公司的“南國”牌興隆咖啡很榮幸受邀與海南苦丁茶和椰子汁一起參加。南國人勇闖上海,盧炳岑盡極了地主之誼,帶著全家人一起幫南國人的忙:盧的表弟連續兩天到會場為南國咖啡布置具有濃郁海南特色的海南島展位,展位的大海和椰樹元素令人向往;盧的表妹當營業員和會計;

盧炳岑自己也當起了營業員,用地道上海話向上海市民介紹南國咖啡。在所有人的同心協力下,南國咖啡在展銷會上大出風頭。剛開始劉漢惜只往上海發了一批貨,供市民免費品嘗。但是很多人品嘗后,很喜歡,表現出強烈的購買欲望。

其中有一位愛好咖啡的市民連續兩天到展位詢問四次,最后劉漢惜才決定增加發貨量,讓小弟漢雄空運到上海,一邊做品嘗一邊做銷售,五天展會下來,南國咖啡樣品也銷售一空。上海人對生活品質很講究,在喝咖啡方面也受過多年的浸染,南國咖啡能得到上海市民的好評,足見南國咖啡的口感和品質。南國咖啡吸引的不止是上海市民,還吸引了時任上海副市長夏克強到展位慰問。

自展銷會上獲得成功后,劉漢惜開始醞釀進軍上海市場的計劃。經過兩個月的準備,他帶著兩個員工到上海找地方組建上海辦事處。這時候,盧炳岑又站出來挺朋友了,他將自己位于上海浦東區的房子給劉漢惜作為辦事處,為劉漢惜解決了一大難題。辦事處弄好后,劉漢惜等人馬不停蹄,四處尋找合作企業。

在盧炳岑的提醒下,劉漢惜找到上海第一食品連鎖發展有限公司的負責人,提出合作意愿,讓南國咖啡進入最繁華的上海南京路第一食品商店貨柜。當時的第一食品是上海最大最難進的場,劉漢惜就拿著當時并不出名的南國咖啡打通了與第一食品的合作“經脈”,真可謂有膽有識之輩。雖然南山后來撤回海南,但南國人一直與第一食品維持著良好關系,以至于就算是時過境遷,上海辦事處和人員幾經變遷,第一食品仍是南國食品在上海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勇闖上海一年多后,有些當初沒被注意到的小問題逐漸變成了阻礙市場拓展的大問題:比如上海的人力和開銷成本比較高,廣告費貴,利潤太少,南山公司的規模和資金還不足以支撐起龐大的上海市場,再加上運輸等問題,南國人全面進軍上海的計劃被無奈擱置,劉漢惜等人痛定思痛,回到海南島堅守大本營。

1994南國上海灘之行雖首戰告敗,但卻是一個寶貴經驗供以后的南國開拓市場作為重要參考。過了5年,南國產品重新進入上海灘,并在2010年上海世博會上一鳴驚人,成為世博會特許商品,受到國內外游客喜愛。

●有膽識,就敢把困難扛下

盧炳岑與南國人的淵源遠不止此而已。他還與所有南國人一起經歷了南國咖啡打假案件。1998年1月5日,山東游客丁瑩在寄給南山公司的投訴信中稱,在海南萬寧興隆購買的十袋“南國牌興隆咖啡”均是假貨。接到投訴信后,劉漢惜董事長帶上盧炳岑驅車到興隆,劉漢惜扮作游客買了幾包“南國”牌興隆咖啡,盧炳岑則在一旁偷偷攝影。

兩人回到賓館后,才拿出那幾包咖啡,一看外包裝,沒有任何可疑,但一翻轉到包裝盒底部,有被打開過的痕跡。劉漢惜撕開包裝袋,散落在地上的竟然是喂豬用的白米糠。劉漢惜對以白米糠冒充黑咖啡的惡劣造假、損害消費者權益的行為感到非常憤怒,遂聯合萬寧技術監督局,端掉了造假窩點。破獲制假案件后,劉漢惜按照“假一賠十”的經營原則,給丁瑩寄了十包咖啡。事件結束后,盧炳岑深有感觸,以小企業誠信和凈化節日旅游市場為內容寫了一篇深度報道發往中央電視臺,在午間30分中播出,反響很大。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